凉亭

【综一拳火影】【前传二】奈何桥上等你来

 【综一拳火影】【前传奈何桥上等你来

 

有人说,真正复仇成功时,伴随而来的将是极度的空虚和迷茫,因为一直支撑你前进的目标突然消失了。

 

杰诺斯还没有体会到所谓空虚和迷茫,因为,成功复仇后的他,就要死了。

 

爸爸,妈妈......我终于给你们复仇了。老师,对不起,不能陪您一起走下去了......

 

完成了毕生使命后,破碎的金发的改造人永久地闭上了双眼。

 

传说,人在濒死时,会走马灯地回忆起一生的经历。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所以,没有什么回忆的余地。刹那间,杰诺斯在黄泉睁开双眼,就看见了久违的家人。

 

“爸爸?!妈妈?!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儿子,你确实死了,这里是传说中的黄泉。”

 

父亲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母亲早已抱着他泣不成声了。

 

“杰杰,我的杰杰......”

 

“妈妈......”

 

感受着母亲的怀抱,杰诺斯僵硬了一下,又缓了下来,他试着抱住母亲,却发现她的身体一片冰凉。

 

——是了,父母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自己十五岁那年。

 

“爸妈,你知道吗,我把仇人杀死了,我为你们复仇了!!!“

 

杰诺斯眼角滑下了冰凉的泪水。

 

——不是机油,而是真正的泪水。

 

杰诺斯这才发现,自己的灵魂状态,正是十五岁的少年时期。

 

——十五岁,多么朝气蓬勃的年纪,确实他一声的转折点。

 

十五岁之前,杰诺斯生长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里,自身相貌出众,成绩优异,运动全能,简直是童话里的小王子。

 

十五岁之后,童话被血腥打破,杰诺斯的世界崩塌成了一片废墟。

 

他在废墟中被掩埋,在黑夜和暴雨里挣扎,其中的痛苦和崩溃,不为人知。

 

“我知道,我们都在望乡台上看到了。这么多年,你过得太苦了!”

 

“不,为了复仇,我可以失去一切!”

 

失去家人的痛苦化作了仇恨的燃料,复仇的烈焰在他心中熊熊燃烧。然而,在改造人残酷的力量面前,普通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为此,他执着地寻求复仇的力量,甚至向博士求助,不惜将自身变成和仇敌一样的改造人。

 

这就是事情的精巧微妙之处了,杰诺斯为了复仇,却恰恰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所痛恨的仇人的模样。

 

许多“魔鬼改造人”的粉丝喜爱他酷炫的金属身体、强大的焚烧能力。然而,作为当事人的他,宁愿用这些换取家人的归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他只能在复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无法悬崖勒马之地步。

 

愤怒与仇恨,如同毒蛇,日夜啃噬他的心肝脾肺。

 

直到,他遇见了他的救赎,他的神明。

 

“杰诺斯,别在黄泉逗留了,跟我们一起去喝孟婆汤,开始下一世轮回吧。”

 

絮絮叨叨了许多话语后,母亲忽然说道。

 

——虽然别名叫“极乐净土”,黄泉却并非一个友善之地,它对生者来说是地狱,对死魂也十分苛刻。单说这里处处可见的血河,里面便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更别提黄泉深处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了。因此,死者尽管对亲朋恋恋不舍,也只能放下心中的挂念,走过忘川河上的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便喝了孟婆汤,开始新的一个轮回。

 

“不,不要。”杰诺斯咬了咬唇,坚定地拒绝了。

 

“我想要等一个人,我还没有对他说出那句话。”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他,就是你爱着的那个人吧。”父亲无奈地笑道。

 

“是的,埼玉老师,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举世无敌。他虽然失去了头发,却还是那么的帅气。他还拥有高贵的品格和无人可比的人格魅力blablabla.

 

“我——我深深地仰慕着他。”杰诺斯有些害羞地扭了扭头,但还是勇敢地在父母面前说出了(出)自己的(柜)心情(了)。

 

......”杰诺斯的父母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其实,这种事情,我早就有预感了。”父亲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在望乡台上看你的时候,发现你自从认识了埼玉,整个人的感觉都完全变了。先前你一心扑在复仇上,遇到他后,你先是开始跟踪,然后就是登门拜访,再到拜师,同居。”母亲有点说不下去了,只好捂脸。

 

......还穿着粉色围裙做家务,简直是送上门的妻子啊。”父亲接着吐槽。

 

“不,不是妻子。老师能以弟子的身份对待我,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只想一直追随着老师,陪他一起走下去。然而.....

 

——然而,自己还是死了。

 

杰诺斯忽然说不下去了,离别的悲伤煞那间击碎了他的心脏。

 

——自己,再也不能陪在老师身边了。那些没能说出口的话语,也只能在心底回荡了。

 

相聚三天后,杰诺斯的父母最终决定去轮回了——不轮回也不行,生前身为普通人的他们,能撑到现在,已经快到极限了,再不轮回灵魂本源都要消散了。

 

“我们走了,你要好好的,一直好好的。”母亲流着泪叮嘱杰诺斯,父亲也频频回头挥手。

 

“我会的,生前身为S级英雄的我能在黄泉坚持很多年,我会等到老师过来,和他一起去轮回。”杰诺斯也忍不住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但还是认真回答道。

 

看着父母喝过孟婆汤后,跳下轮回台,杰诺斯有些释怀,又有些难过。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在奈何桥上等我!这一世身为你们儿子,我很幸福!”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轮回台呐喊,机油做成的眼泪刷刷地流下来了。

 

——是的,机油。

 

此时他又变回了自己最熟悉的改造人形态。

 

——灵魂的形态其实可以在生前的面貌中自由转换,只是人们往往会选择保留死前的形貌,或者实力最巅峰时的形貌。杰诺斯先前变为十五岁的模样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在父母面前应当保持身为“人”的形貌。

 

当然,其实他早就舍去身为“人”的身体了。

 

老师,现在,我只剩下您和博士了。

 

父母走后,杰诺斯仗着身为鬼魂的便利,不眠不休地在望乡台上观(偷)察(窥)着老师。

 

“老师!不要动那个隔间!啊,日记本!我的日(痴)记(汉)本被老师发现了。”

 

杰诺斯捂脸,不敢想象老师的反应。

 

尽管记录老师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但他还是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太能为常人接受的。

 

然而,老师却仔细翻看了他的日记本。

 

——啊,老师看到我的专用表白本了。好害羞啊啊。⁄(⁄ ⁄•⁄ω⁄•⁄ ⁄)⁄

 

然而,一想到自己与老师阴阳两隔,老师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时不时发怔、失眠,自己却无法回转阳世,无法与老师相聚,酸涩与心痛便迅速涌上了杰诺斯的心头。

 

——老师,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他不知道。杰诺斯在心里替自己回答。也,永远不会在生前知道了。

 

咦,眼前突然雾蒙蒙的,脸上忽然湿漉漉的,是下雨了吗?

 

这时,望乡台旁边走来了颤颤巍巍的孟婆,手里提着一桶孟婆汤,问他是否要喝碗汤。

 

“孩子,不要伤心不要流泪,喝了这碗汤吧!这汤一喝你便忘记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这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因为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或喜,或悲,或痛,或恨,或愁,或爱.....婆婆我将你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你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你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重新进入轮回。”

 

杰诺斯扭头拒绝了:“不,我不喝。我要等老师,无论多久。”

 

孟婆说:“傻孩子。你的老师可不会来这里。他可是超脱命运的人,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使是轮回也不会经过黄泉,你等也白等。“

 

杰诺斯有点震惊,又有点理所当然地说:“老师是最强之人,能脱离命运的罗网也不稀奇。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等。”

 

“既然知道是白等,那何必执着。而且,你最多能等一百年,否则灵魂本源都要消散的。”

 

“如果能等一百年,我就等一百年吧。对我来说,魂飞魄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忘却与老师有关的记忆啊。”杰诺斯微笑道。

 

......我不管了。到时候你别后悔啊。”孟婆说完就走了。

 

“我,绝不后悔。”

 

——因为,对老师的爱,早已深深扎根在他心里,绝对无法去除。

 

这种炽热的爱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最初,他只是为了力量跟随在老师的身边,同居什么的也只是为了方便观察那个男人,了解他变强的秘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标变了,不再只是为了探寻力量的来源,而是被老师的大爱所吸引。

 

是的,大爱。

 

曾经的他,将仇恨作为食粮,不停地啃噬着,铭记着,使之烙印在心中,永不忘却。他只有仇恨陪伴着,没有别的。没有同伴,没有知己。

 

他拥有不顾一切自爆的勇气,却忘了怎样爱人。

 

仇恨与爱,从来相生相克。仇恨啃噬了爱,而恶俗,互相猜忌,极端冷漠,在缺少爱的环境里,如同到了繁衍的温床,生长得郁郁葱葱。

 

然而,老师却让他感受到了大爱。

 

那一天,老师面对着众人的责骂与羞辱,虽然反驳了,却始终没有动手。

 

那一天,为了各位英雄的贡献不被抹杀,老师宁愿自污,宁愿被认为是个抢功劳的卑鄙小人。

 

那一天,收到辱骂的信件,老师淡然处之。

 

老师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阐释了英雄的大爱。因为有大爱,所以可以兴趣使然地做一个英雄;因为有大爱,所以可以宽容待人;因为有大爱,所以他的存在,温暖了许多人冷漠的世界。

 

而杰诺斯,真正想要的,不是深入骨髓的仇恨,而是平淡而恒久的,爱。

 

仰慕的心情日益发酵,在同居日常的催化下,酝酿成了一坛暗恋的苦酒。

 

暗恋的苦酒呵。

 

身后,是望不到边际的漫漫赤红,在夜色下也有些发暗,似是干涸了的血。

 

曼珠沙华,彼岸之花,千年一开,果真绝美!

 

弯腰摘起一朵,花瓣不甘心地弱弱颤抖着离开孤独的茎,凝视着老师眺望着流云的身影,杰诺斯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哪怕,我只是你的弟子。

 

哪怕,有一天,我会灰飞烟灭。

 

然而,尘埃落定处,总还是可以远远地望见你的吧?

 

奈何桥上等你来,哪怕君不来。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