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亭

【茂辉】【律将】色彩感

茂辉CP的色彩感是【外白内黑的芝麻团子*外面金灿灿内里中空的弹球】

而律将CP的色彩感是【含蓄的黑白水墨画*绚丽多彩的西洋画】


[齐木楠雄的灾难同人]甜控魔王与神眷圣女

本文别名:不想当征服世界的魔王的我却收了勇者小队那群磨人的小妖精当后宫还和神眷圣女照桥心美喜结连理的故事。

异世界AU。齐木是背负着统治世界任务的大魔王,但他只想做个普通人。照桥是光明神殿的圣女,背负着感化大魔王的任务(然而实际上她只想和大魔王合伙统治世界)。

为了打败大魔王拯救世界,小妖精们组成了勇者小队,齐木魔王为了探明敌情(其实是因为无聊)也混了进去。燃堂是天然呆的肉盾骑士,海藤是中二的弱鸡法师,灰卢是热血的正义游侠, 梦原是被海藤吸引中途加入的恋爱脑的精灵公主, 照桥是高贵优雅的治疗系圣女,鸟束是好色的灵力微弱的巫师,千里是贪食的兽人少女,亚莲是从良的暴力盗贼,相卜是妩媚火辣的占卜师。

最后,大家都被圣女以身饲魔的行为感动了,然而实际情况是----照桥圣女:“齐木亲爱的我们来商量一下征服世界的n 种方式吧。”齐木大魔王:“哎,这个小妖精怎么比我还像魔王啊,为了世界和平,我就收了她吧!”

序:奇葩聚集的勇者小队

十六年前,PK王国的大占卜师预言了魔王已经诞生,将要征服世界。为了拯救世界,许许多多的勇者们集结起来,去荒郊野岭搜寻魔王的城堡,却一无所获。

----所以说,是什么给了你们身为魔王的我只会乖乖呆在城堡等勇者们打上来的错觉?以为这是老旧的Rpg 游戏么?

咳咳,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木楠雄,现年十六岁,正是传说中将会征服or毁灭世界的大魔王。

我一出生就有了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认真起来能在三天内杀光全人类,然而,身负使命的我被人类的各类美食吸引了。

明明是如此渺小的人类,却能做出让本魔王也震惊不已的佳肴,真是奇迹啊。为了这个奇迹,就推后征服之日吧。当时第一次吃咖喱果冻的我是这样想的。

当然,现在早已脱离中二期的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罢了。

“哟,哥儿们,去吃拉面么?”

一个身材魁梧、面相凶恶、长着屁股下巴的家伙忽然出现在我背后,打断了我的思(发)考(呆)。

---可恶,这家伙防不胜防,太危险了,果然还是什么时候找个机会除掉他吧。

这家伙名叫燃堂力,是个世间少有的笨蛋,也是世界上我唯一读不到心声的人。如果他忽然拿刀刺过来,我也难保不受伤。

本来身为魔王的我理应杀死这个对我有威胁的勇者,然而初遇时恰好遭遇了虫灾,身为魔王的我却被身为勇者的燃堂给救了,真是耻辱啊。

就算是我这个魔王也做不出立马翻脸杀死救命恩人的卑鄙行为来。于是,我只好和这个笨蛋同行,等有机会救了他一命,还了这个恩情,再考虑除掉威胁的事情了。

----就算他一口一个哥们儿,还老是拿拉面贿赂我,我到时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哼!

“齐木!别理那个满脑子拉面的傻大个了,我们来练习法术吧! 要对抗邪恶魔王手下的dark reunion ,我们法爷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跟我一起念:苏醒吧,沉睡在我右手的神秘力量!”

----这个银发的家伙就是海藤瞬, 自称是封号为“漆黑之翼”的大法师, 实际上只是一个正处叛逆期的中二少年。

“喂,矮冬瓜,你说谁是傻大个啊。”

“说的就是你!”

“blabla ”

“blabla”

----哎,又吵起来了,这两个家伙,还能不能消停下啊。

[海藤君今天也很帅气呢,不愧是我的白马王子啊。]

忽然,一道心音浮现出来。

我微微一瞥,便看到一个漂亮的精灵妹子走了过来。

[上次的杀人龙蛇事件,如果不是海藤君最后发出了雷落九天,精灵森林的大家都会被dark reunion 的阴谋害死了。]

[所以身为精灵公主的我是要以身相许呢,以身相许呢,还是以身相许呢?(比心)]

这个满脑子恋爱剧场的精灵妹子也有一个充满了浪漫气息的名字----梦原知予。她虽然是个精灵却沉迷于人类的爱情小说不可自拔,在被海藤英雄救美后对其一见钟情,硬是加入勇者小队,凭借身为精灵的天赋混了个射手的位置。

至于海藤这个法力微弱、发出的火球术只能点火的伪法师怎么发出雷落九天这个强力的法术的,就让幕后的我一笑带过吧。

“fighting!fighting!今天也要努力锻炼自己!”

前方道路上,一个红发的男子喊着口号,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

他叫灰卢杵志, 一个传统的热血正义游侠, 是这个遍布奇葩的勇者小队中难得的靠谱人士,也是其余人默认的队长,在一次切磋中败给燃堂后便缠了上来,(单方面)视燃堂为亦敌亦友的对手。

“燃堂!齐木!海藤!梦原!听说照桥圣女要踏上寻找魔王净化邪恶的征程了,大家都在讨论哪些勇者能做圣女的同伴呢。我们小队也去竞争一下吧!”

----照桥圣女,芳名照桥心美,是光明神殿的当代圣女,传说中被神眷顾的美少女,被视为光明女神在人间的化身,粉丝遍布全世界。

啧,争取当圣女的同伴?这样的话也就热血过头的灰卢能说得出来了吧。当光明神教的骑士团是死的么?怎么可能让我们这种不见经传的勇者小队和圣女同行啊。

然而----

“哟西!哥儿们,我们去报名吧!”

“呵,就让身为‘漆黑之翼’的法爷我,担负起保护圣女的重责吧!”

“我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第一美人呢。”[不知道是我比较美还是她比较美呢。]

哎,我怎么忘了,勇者小队的这帮家伙可都是奇葩啊,除去热血过头的灰卢,还有天然的燃堂、中二的海藤,恋爱脑的梦原,根本不会有什么退缩的念头啊。

----虽然说到奇葩,谁也比不上身为魔王却被视作为勇者小队一员的我就是了。

明明我一开始只是为了还恩情外加铲除威胁才和燃堂三人同行。然而,经历种种事件后,这个勇者小队莫名其妙地打响了名号,自己也稀里糊涂地被视为他们的一员。

我只是为了侦察敌情外加无聊才呆在勇者小队里的,顺便围观一下这帮奇葩的日常,才没有把他们当成珍贵的同伴呢,嗯,帮忙什么的也只是兴趣使然罢了。

“齐木!报名的时候需要一个响亮的队名,支持一下我提出的‘坚持就是胜利’勇者队吧!”

“明明直接叫‘漆黑之翼’勇者队就好了嘛!你说是吧?齐木。”

“哥儿们,‘我爱吃拉面’勇者队不是很有特色吗?”

“那个,齐木君觉得‘爱的公主’勇者队怎么样?”

哎,这帮家伙又在为勇者小队的命名而争吵了吗?这都起的什么破烂名字啊。

明明直接叫“奇葩聚集”勇者队不是更贴切吗?

最后,因为我的弃权,勇者小队保持无名状态。

第一章 初遇

“哥哥,我只是出趟门,不是搬家啊。”

照桥心美看着这堆像小山一样高的行李,无奈地说。

“呜呜,我的小心美居然要出远门,哥哥还要留守神殿总部不能陪你出去。你出门生活不方便怎么办?生病了怎么办?遇到坏人怎么办?不如我请求教皇大人,让我替你去吧。”

光明神殿的首席骑士长照桥信,外号“六神通”的偶像强者,此时却像老妈子一样碎碎念,这一幕恐怕会让崇拜他的人惊掉下巴吧。

“哥哥,不要说了,身为神殿的圣女,净化邪恶是我义不容辞的使命!为了光明,纵死无悔!”

照桥心美正义凛然地发出宣言。

这充满正能量的话语,配上她美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面容,如同天使降临人间,闻者无不为之倾倒。

----不愧是完美的照桥圣女啊!外表美,心灵也美,简直没有死角。

[我不愧是完美的美少女啊。外表美,心灵也美,简直美到没有死角。你们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哈哈!]

[就这样,拜倒在我脚下,狂热地信仰我吧!这样发展下去,我终会成为光明神教的真正掌控者,乃至于站立在世界巅峰的王!]

[现在,唯一能阻止我的,唯有----]

[传说中的大魔王!]

[然而,他也终会败在我的石榴裙下,我对此深信不疑。]

[因为,我是被神眷顾的美少女!]

同一时间,为了参加下午在神殿广场举行的照桥圣女欢送会,城内万人空巷,无名勇者小队也早早去占座了。

“咦,灰卢君,齐木君去哪了?明明刚刚还在的。”

好容易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落座,梦原擦了擦汗,问道。

“他啊,最讨厌人多的地方了,估计躲在哪个偏僻的地方了吧。”海藤插嘴道。

“的确是这样,还有,直接叫我们名字就好了,不用那么客气的。”

“啊,是吗?”

“……”

此时的齐木,却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躲着,而是在一家甜食店品尝着咖喱果冻,享受着难得的清净时光。

----城里的人都跑去广场了吗?难得这家著名的甜品店会那么空荡荡的啊。不过这样,应该说正合我意。

照桥圣女出场时,众人呼声之大,连隔了几个街区的齐木都听得一清二楚。

好奇之下,齐木用起了千里眼,观察起了这个所谓的第一美女。

----颜值似乎确实超过了梦原,肝脏的气色不错,骨架比例也很好。

齐木的眼睛有无法控制的透视能力,所以哪怕是面对美女也没有什么感觉。

----谁会对人体解剖图和骨架模型动心啊。

哈,这就是真正的“视红颜如骷髅”的境界吧!

日暮时分,欢送会即将落下尾声,广场众人都沉浸在教会唱诗班的天籁之声中。

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人潮,齐木喊来看店的兽人少女招待员,结了帐,提着咖喱果冻等外卖,迈步走出了甜品店的大门。

[嘻嘻,大家都好热情啊,都舍不得我走啊。没办法,谁让我是既美丽动人又温柔善良的美少女呢。]

一道心音忽然浮现,齐木抬头一望,只见前方一个披着黑色风衣,戴着兜帽的蓝发美少女走了过来。

----这不是照桥心美吗?她乔装来这里干什么?

[明天早上人家就要出发了。走之前再来喝几杯甜品店的奶茶吧,趁着现在人不多。]

----原来如此,那我只要自然地和她擦肩而过就行了吧。

[咦,前面怎么会有个少年孤身走在街道上?这个粉发少年好生眼熟,是了,好像他叫齐木什么,是前段时间解决精灵森林的杀人龙蛇事件的无名勇者小队的一员,我在神殿情报所里翻阅过他的资料。]

---情报所?奇怪,圣女不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荣誉职位吗?什么时候可以插手神殿情报所的工作了?

[这个少年怎么没去参加我的欢送会?难道----是因为人太多了没抢到位置吗?所以只能满怀失落地在附近的街道上徘徊?只希望能聆听到我的一点声音?]

----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就没有一点自己可能不受欢迎的自觉吗?

[好可怜!决定了,齐木!就让我摘下兜帽和你来一场“偶遇”吧!和美丽的照桥圣女在街上偶遇,她还亲切地叫了自己的名字,这样美好的相遇,一定会成为你枯燥无味的生涯中唯一的亮色吧!哈,不要太感谢我啊,谁叫我是既美丽又善良的完美美少女呢。]

----不要自说自话地就做了决定啊!谁想和你“偶遇”啊喂!

“齐木!”

照桥心美摘下帽子,笑意盈盈地对齐木挥了挥手。孰料齐木目不斜视地与她擦肩而过。

[什么?我变成幽灵了吗?他怎么一副看不到我的模样?]

照桥心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恐怕她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无视吧。呵,就这样成为陌路人吧。我可不想和她有交集。

[呀,我明白了!你是把我当成幻象了吧----和照桥圣女在街上偶遇?她还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种美好的事情怎么可能降临在我这个不知名的小勇者身上,我一定是太喜欢照桥圣女以至于产生了幻觉!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哈,就让我把这种幸福赐予你吧!只要碰到我,你就明白我不是幻象了吧。到时一定要摸着后脑勺对我“哦呼”啊。]

----这个女人也太能脑补了吧。就没有一点自己可能被无视了的感觉吗?还有我身为魔王的尊严让我宁死也不想对这种人发出“哦呼”声啊。

照桥心美跑到齐木面前,伸出自己的手,想要触碰他,却没想到齐木左右躲闪,就是不让照桥碰到自己。

[怎么会?如果你把我当成幻象,应该不会躲开我的触碰啊。]

照桥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

[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太过崇敬我,以至于哪怕是幻象都不敢触碰我吧!像照桥圣女这样降临人间的天使,凡人岂能亵渎!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哎,真拿你这样狂热的粉丝没办法啊。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给你一个爱的拥抱了。只要被我抱住了,你就该明白这不是幻象了吧。到时候不要激动得晕过去啊。]

----她的脑洞是黑洞吧!怎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放弃啊。我还是走快点吧。

照桥眼见齐木忽然加快了步伐,急了,连忙追了上去。

[等等我,不要走那么快啊!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放弃?哎,谁让我是拥有善良之心的完美美少女呢?]

----真是败给她了。好在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了,前面有个拐角,趁机甩掉她吧!

照桥看齐木转过拐角,也追了过去,却再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怎么会这样?!齐木的身影忽然消失了!难道我看到的其实是幻影吗?可是,我为什么会看到一个陌生人的幻象?]

照桥望着空无一人的小巷,一脸愕然。

[等等,太过喜欢一个人就会看到那个人的幻象。这么说的话,难道我----自从看到齐木的资料后就暗暗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看到他的幻象?啊,好害羞啊,喜欢什么的。这一定是神给我的启示!]

照桥脸上浮现出浅浅红晕,心也如小鹿乱撞。

另一边,瞬间移动到城郊旅馆的齐木舒了口气。

----可算甩掉她了。瞬移的时候我还把“你看到的是幻影”的想法暗示给了她,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综一拳火影】【前传二】奈何桥上等你来

 【综一拳火影】【前传奈何桥上等你来

 

有人说,真正复仇成功时,伴随而来的将是极度的空虚和迷茫,因为一直支撑你前进的目标突然消失了。

 

杰诺斯还没有体会到所谓空虚和迷茫,因为,成功复仇后的他,就要死了。

 

爸爸,妈妈......我终于给你们复仇了。老师,对不起,不能陪您一起走下去了......

 

完成了毕生使命后,破碎的金发的改造人永久地闭上了双眼。

 

传说,人在濒死时,会走马灯地回忆起一生的经历。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所以,没有什么回忆的余地。刹那间,杰诺斯在黄泉睁开双眼,就看见了久违的家人。

 

“爸爸?!妈妈?!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儿子,你确实死了,这里是传说中的黄泉。”

 

父亲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母亲早已抱着他泣不成声了。

 

“杰杰,我的杰杰......”

 

“妈妈......”

 

感受着母亲的怀抱,杰诺斯僵硬了一下,又缓了下来,他试着抱住母亲,却发现她的身体一片冰凉。

 

——是了,父母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自己十五岁那年。

 

“爸妈,你知道吗,我把仇人杀死了,我为你们复仇了!!!“

 

杰诺斯眼角滑下了冰凉的泪水。

 

——不是机油,而是真正的泪水。

 

杰诺斯这才发现,自己的灵魂状态,正是十五岁的少年时期。

 

——十五岁,多么朝气蓬勃的年纪,确实他一声的转折点。

 

十五岁之前,杰诺斯生长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里,自身相貌出众,成绩优异,运动全能,简直是童话里的小王子。

 

十五岁之后,童话被血腥打破,杰诺斯的世界崩塌成了一片废墟。

 

他在废墟中被掩埋,在黑夜和暴雨里挣扎,其中的痛苦和崩溃,不为人知。

 

“我知道,我们都在望乡台上看到了。这么多年,你过得太苦了!”

 

“不,为了复仇,我可以失去一切!”

 

失去家人的痛苦化作了仇恨的燃料,复仇的烈焰在他心中熊熊燃烧。然而,在改造人残酷的力量面前,普通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为此,他执着地寻求复仇的力量,甚至向博士求助,不惜将自身变成和仇敌一样的改造人。

 

这就是事情的精巧微妙之处了,杰诺斯为了复仇,却恰恰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所痛恨的仇人的模样。

 

许多“魔鬼改造人”的粉丝喜爱他酷炫的金属身体、强大的焚烧能力。然而,作为当事人的他,宁愿用这些换取家人的归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他只能在复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无法悬崖勒马之地步。

 

愤怒与仇恨,如同毒蛇,日夜啃噬他的心肝脾肺。

 

直到,他遇见了他的救赎,他的神明。

 

“杰诺斯,别在黄泉逗留了,跟我们一起去喝孟婆汤,开始下一世轮回吧。”

 

絮絮叨叨了许多话语后,母亲忽然说道。

 

——虽然别名叫“极乐净土”,黄泉却并非一个友善之地,它对生者来说是地狱,对死魂也十分苛刻。单说这里处处可见的血河,里面便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更别提黄泉深处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了。因此,死者尽管对亲朋恋恋不舍,也只能放下心中的挂念,走过忘川河上的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便喝了孟婆汤,开始新的一个轮回。

 

“不,不要。”杰诺斯咬了咬唇,坚定地拒绝了。

 

“我想要等一个人,我还没有对他说出那句话。”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他,就是你爱着的那个人吧。”父亲无奈地笑道。

 

“是的,埼玉老师,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举世无敌。他虽然失去了头发,却还是那么的帅气。他还拥有高贵的品格和无人可比的人格魅力blablabla.

 

“我——我深深地仰慕着他。”杰诺斯有些害羞地扭了扭头,但还是勇敢地在父母面前说出了(出)自己的(柜)心情(了)。

 

......”杰诺斯的父母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其实,这种事情,我早就有预感了。”父亲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在望乡台上看你的时候,发现你自从认识了埼玉,整个人的感觉都完全变了。先前你一心扑在复仇上,遇到他后,你先是开始跟踪,然后就是登门拜访,再到拜师,同居。”母亲有点说不下去了,只好捂脸。

 

......还穿着粉色围裙做家务,简直是送上门的妻子啊。”父亲接着吐槽。

 

“不,不是妻子。老师能以弟子的身份对待我,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只想一直追随着老师,陪他一起走下去。然而.....

 

——然而,自己还是死了。

 

杰诺斯忽然说不下去了,离别的悲伤煞那间击碎了他的心脏。

 

——自己,再也不能陪在老师身边了。那些没能说出口的话语,也只能在心底回荡了。

 

相聚三天后,杰诺斯的父母最终决定去轮回了——不轮回也不行,生前身为普通人的他们,能撑到现在,已经快到极限了,再不轮回灵魂本源都要消散了。

 

“我们走了,你要好好的,一直好好的。”母亲流着泪叮嘱杰诺斯,父亲也频频回头挥手。

 

“我会的,生前身为S级英雄的我能在黄泉坚持很多年,我会等到老师过来,和他一起去轮回。”杰诺斯也忍不住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但还是认真回答道。

 

看着父母喝过孟婆汤后,跳下轮回台,杰诺斯有些释怀,又有些难过。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在奈何桥上等我!这一世身为你们儿子,我很幸福!”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轮回台呐喊,机油做成的眼泪刷刷地流下来了。

 

——是的,机油。

 

此时他又变回了自己最熟悉的改造人形态。

 

——灵魂的形态其实可以在生前的面貌中自由转换,只是人们往往会选择保留死前的形貌,或者实力最巅峰时的形貌。杰诺斯先前变为十五岁的模样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在父母面前应当保持身为“人”的形貌。

 

当然,其实他早就舍去身为“人”的身体了。

 

老师,现在,我只剩下您和博士了。

 

父母走后,杰诺斯仗着身为鬼魂的便利,不眠不休地在望乡台上观(偷)察(窥)着老师。

 

“老师!不要动那个隔间!啊,日记本!我的日(痴)记(汉)本被老师发现了。”

 

杰诺斯捂脸,不敢想象老师的反应。

 

尽管记录老师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但他还是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太能为常人接受的。

 

然而,老师却仔细翻看了他的日记本。

 

——啊,老师看到我的专用表白本了。好害羞啊啊。⁄(⁄ ⁄•⁄ω⁄•⁄ ⁄)⁄

 

然而,一想到自己与老师阴阳两隔,老师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时不时发怔、失眠,自己却无法回转阳世,无法与老师相聚,酸涩与心痛便迅速涌上了杰诺斯的心头。

 

——老师,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他不知道。杰诺斯在心里替自己回答。也,永远不会在生前知道了。

 

咦,眼前突然雾蒙蒙的,脸上忽然湿漉漉的,是下雨了吗?

 

这时,望乡台旁边走来了颤颤巍巍的孟婆,手里提着一桶孟婆汤,问他是否要喝碗汤。

 

“孩子,不要伤心不要流泪,喝了这碗汤吧!这汤一喝你便忘记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这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因为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或喜,或悲,或痛,或恨,或愁,或爱.....婆婆我将你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你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你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重新进入轮回。”

 

杰诺斯扭头拒绝了:“不,我不喝。我要等老师,无论多久。”

 

孟婆说:“傻孩子。你的老师可不会来这里。他可是超脱命运的人,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使是轮回也不会经过黄泉,你等也白等。“

 

杰诺斯有点震惊,又有点理所当然地说:“老师是最强之人,能脱离命运的罗网也不稀奇。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等。”

 

“既然知道是白等,那何必执着。而且,你最多能等一百年,否则灵魂本源都要消散的。”

 

“如果能等一百年,我就等一百年吧。对我来说,魂飞魄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忘却与老师有关的记忆啊。”杰诺斯微笑道。

 

......我不管了。到时候你别后悔啊。”孟婆说完就走了。

 

“我,绝不后悔。”

 

——因为,对老师的爱,早已深深扎根在他心里,绝对无法去除。

 

这种炽热的爱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最初,他只是为了力量跟随在老师的身边,同居什么的也只是为了方便观察那个男人,了解他变强的秘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标变了,不再只是为了探寻力量的来源,而是被老师的大爱所吸引。

 

是的,大爱。

 

曾经的他,将仇恨作为食粮,不停地啃噬着,铭记着,使之烙印在心中,永不忘却。他只有仇恨陪伴着,没有别的。没有同伴,没有知己。

 

他拥有不顾一切自爆的勇气,却忘了怎样爱人。

 

仇恨与爱,从来相生相克。仇恨啃噬了爱,而恶俗,互相猜忌,极端冷漠,在缺少爱的环境里,如同到了繁衍的温床,生长得郁郁葱葱。

 

然而,老师却让他感受到了大爱。

 

那一天,老师面对着众人的责骂与羞辱,虽然反驳了,却始终没有动手。

 

那一天,为了各位英雄的贡献不被抹杀,老师宁愿自污,宁愿被认为是个抢功劳的卑鄙小人。

 

那一天,收到辱骂的信件,老师淡然处之。

 

老师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阐释了英雄的大爱。因为有大爱,所以可以兴趣使然地做一个英雄;因为有大爱,所以可以宽容待人;因为有大爱,所以他的存在,温暖了许多人冷漠的世界。

 

而杰诺斯,真正想要的,不是深入骨髓的仇恨,而是平淡而恒久的,爱。

 

仰慕的心情日益发酵,在同居日常的催化下,酝酿成了一坛暗恋的苦酒。

 

暗恋的苦酒呵。

 

身后,是望不到边际的漫漫赤红,在夜色下也有些发暗,似是干涸了的血。

 

曼珠沙华,彼岸之花,千年一开,果真绝美!

 

弯腰摘起一朵,花瓣不甘心地弱弱颤抖着离开孤独的茎,凝视着老师眺望着流云的身影,杰诺斯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哪怕,我只是你的弟子。

 

哪怕,有一天,我会灰飞烟灭。

 

然而,尘埃落定处,总还是可以远远地望见你的吧?

 

奈何桥上等你来,哪怕君不来。

 

 

【综一拳火影】【前传之一】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七天

【综一拳火影】【前传之一】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七天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一天——


做早饭的时候习惯性地做了两人份,摆碗筷的时候才想起来。


家里只剩下一个人,安静了许多。


稍微,有些不习惯。

  

但还可以忍受。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二天——


一个人去抢超市特卖。


寂寞。

  

即使走在喧嚣的大街,被人群包围,还是寂寞。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三天——

  

梦到杰诺斯死去的场景,心脏似乎有一部分坏掉了。


如果不能救他,拥有举世无敌的力量又有什么意义?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四天——


打扫卫生,在隔间发现了杰诺斯写的几百本日记。


熬夜翻看。


原来杰诺斯对我的了解如此之深。


可我却对他不够了解。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五天——


无论做什么都会联想到杰诺斯。


去饭馆的时候,会想到和杰诺斯第一次来吃乌冬面的场景。


去澡堂的时候,会想到和他一起泡澡的时说的话语。


放空头脑的时候,不自觉地画了他的脸。

  

心脏酸涩的感觉,应该叫做思念。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六天——

  

六天了,杰诺斯从未离开我那么久。

  

心里有一个洞,空荡荡的。


晚上失眠了。


原来我对他,已经到这种程度了。


杰诺斯离开后的第七天——


不想说话,不想开门,不想面对任何人。


靠在阳台栏杆上,看浮云无声地流淌过去,变幻成他的模样。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在他离开以后。


正文在这里,是HE

【综一拳火影】杰诺斯复活计划

http://tieba.baidu.com/p/4637150295

【综一拳火影】番外一 六道袍黑丝play

【综一拳火影】杰诺斯复活计划

番外一  六道袍黑丝play


“所以说,杰诺斯,为什么你复活之后会穿一身奇怪的衣服啊,还有黑丝袜和高跟鞋又是什么鬼。”


“老师,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衣服,是六道袍。至于黑丝袜和高跟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可能是某人的恶趣味吧。”(远在火影世界的六道老爷子:啊嚏,谁在想我?)


http://tieba.baidu.com/p/4637150295


事后——


“老师,为什么会和我shang、床?是因为兴趣使然吗?”


“兴趣使然个鬼啊。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杰诺斯!”埼玉出乎意料地直白。


“我也喜欢——不,我深爱着老师您!”杰诺斯脸腾一下变红了,却还是强忍着害羞,很直接地表白道。


“我知道。所以今后请每天都给我做味增汤吧。”


“嗨!”


当天晚上——


“请......请老师再来一次,把我......把我弄坏吧!”


杰诺斯穿着用查克拉新凝结的六道袍和黑丝袜,斜倚在榻上,大声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十尾转生者的体♂力和埼玉老师的精♂力相比,哪个比较强?


这个嘛,看第二天,杰诺斯没能及时起床就知道了。


果然埼玉老师是最♂强♂的男人啊。


(end)


【综一拳火影】杰诺斯复活计划

【综一拳火影】杰诺斯复活计划


杰诺斯身亡后,埼玉感觉心脏像是缺了一块,空落落的。


当然,对埼玉来说,世界上没有一拳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拳!


“让我去一个——死人也能复活的世界!”


埼玉一拳挥出,登时,无形的空间壁垒破碎了,一个黑洞(?)出现了。埼玉跳进空间通道,却发现降落的地点一片混乱,许多魔法师(?)在打一只有许多尾巴的菊花嘴的大怪兽。


“咦,这里也有怪人吗?——普通拳!”埼玉随手打出一拳,怪兽立马倒地,然而,它居然没死成,还挣扎了几下。


“哟,生命力还挺顽强的嘛,那么,必杀系列——认真一拳!”


惊天动地的一击之后,怪兽终于死透了。


周围的魔法师(?)们都惊呆了。


——我们打十尾打得那么辛苦,结果十尾竟然被一个光头两拳打死了?!


“秃子,你很强嘛,报上名来!”一个身穿红色战甲、发型很像圣诞树的男子跳到埼玉面前,眼内燃烧着熊熊战意——“和我宇智波斑一战!”


谁是秃子啊喂!还有跟圣诞树一样的头发又是什么新潮流啊。埼玉暗暗吐槽。


当然,埼玉没有忘了正事——“我是埼玉,是一个兴趣使然,哦不,是一个职业英雄。话说你知道让死者复活的方法吗?”


宇智波斑忽然吃惊得打量了埼玉几眼,接着露出一抹狂傲的笑容,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把气息收敛得像一个普通人,但是我不会看错的,你很强!来和我打一场!打完了我就告诉你让死者复活的方法。这方面我可是行家里手哦。”


复活方面的行家里手?这是什么鬼?难道这个世界的人还能死了活活了死不成?埼玉撇嘴。


“好吧,那我就轻轻给你一拳,给我借稳了!”


轰——


顿时间烟尘满天,遮住了众忍者的视线。


忽然,一道红色的身影飙飞了出来——竟然是宇智波斑!


“糟糕,刚刚挥拳时好像太用力了。那个人不会死了吧。”埼玉心虚地想。


——咦,居然复活了,那个人是不死身吗?


“好可怕的感觉,你到底是谁,是何身份,竟然让秽土转生状态下的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感觉泥土重新汇聚形成了新的身体,宇智波斑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故作镇定地说。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身份什么的并不重要了啦。话说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复活的方法了。”埼玉催促道。


宇智波斑于是将秽土转生的原理、印与术式告诉了埼玉。


“我现在的状态是秽土转生的状态。这个状态的我有无限的查克拉,还有不死之身,很不错吧。”


——虽然不知道查克拉是什么东西,但是不死之身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埼玉有点心动了。


“秽土转生可将早已过世的人的灵魂召唤回人世,并以实体的形式复生,但有三个前提条件。分别是:转生之人的一定量的DNA,用活人当做祭品,被转生者的灵魂存在于极乐净土。”


——活人当做祭品!?那不是太残忍了吗?埼玉迟疑了。


“它的施放很简单,寅-巳-戌-辰,最后双手合十。好了,你明白了吧。”


——不,我一点都不明白!


“那个,用动物做祭品不行吗?还有,你手指摆得太快了,我没看清楚,能再摆一遍么。”埼玉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宇智波斑无语,只好慢慢地结了一次印,边结印边回答道——


“其实用动物当祭品也可以,只是动物体内查克拉量太少了,复活出来的人实力会很弱。”


埼玉难得动了脑子,把术式牢牢记住了。


杰诺斯的DNA?自己带着的玻璃瓶里有杰诺斯的残余下来的脑浆。动物作祭品,自己刚刚打的怪兽不就在旁边么?(十尾:呜呜。)


说干就干!埼玉马上比划了起来。


然而,他发现自己摆手指的时候却没有那种“感觉”。


“那个,查克拉是什么东西啊?”


“你不知道查克拉是什么?”宇智波斑瞪大了眼睛,嘴角微微抽动,“好吧,看来你是真的来自另一个世界。”


“查克拉,是人体掌控各组分能量完美融合所产生的一种能量。是施展忍术、幻术、体术或制成线状捆绑对手或切断同为查克拉所构成的物质的能量来源。而这种能量组成为:1.从人体130兆个细胞里,一个一个细胞摄取的身体能量。2.经历许多修炼、积累经验而锻炼的精神能量。3.若修炼仙术,则一份为自然能量......”


“提取查克拉后经由结印才可使用术......

查克拉变化有二:形态变化、性质变化......

所有的忍界忍者身上的查克拉皆源自神树.....”


“喂,太长了,给我概括到二十个字以内啊!”埼玉听得头晕目眩,马上打断了正在滔滔不绝的宇智波斑。


“额,好吧。让身体中的气流慢慢聚集就可以提炼出查克拉。(刚好20字)”


埼玉闭上眼,不停地想象着身体出现气流的情形,忽然,一股巨大的洪流从他体内涌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宇智波斑一个不察,居然被刮走了!


“这,就是查克拉吗?”埼玉感受着体内微弱的清凉气流,喃喃道。


“太可怕了,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吗?他体内的查克拉简直如宇宙星海一样浩瀚无垠!”宇智波斑在十里外稳住身形,感慨道。


“既然这样,那么——寅-巳-戌-辰,合十。杰诺斯,回来吧!”


查克拉余波形成的风暴冲天而起,十尾的尸体慢慢溶解,汇聚成一具肉色的身体。


杰诺斯睁开了黑底金瞳的眼睛,便看见了老师微笑着向他迎来的场景。


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向他涌来,他立即明白了自己这是被老师用另一个世界的方法复活了。


“咦,居然是肉体而不是泥土的身体。算了,这不重要。杰诺斯,你感觉怎么样?”


“很好,前所未有的好,我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充满了力量!”杰诺斯握紧了双拳,感受着体内澎湃如大海的查克拉,微笑着说。


“而且,老师,我刚刚从怪兽的身体里读取了一个女人的记忆,也会用这种叫查克拉的能量了。等会展示给老师看!”(大筒木辉夜:我有名字的!)


“黄泉比良坂!老师,这是瞬间移动类型的空间能力。”


“八十神空击!兔毛针!共杀灰骨!这是攻击类型的能力。”


“血继网罗!求道玉!老师,你看,我可以飞了耶。”


“白眼!这是透视能力。”


“轮回写轮眼!幻术!须佐能乎!神罗天征!万象天引!还有好多其他的能力!”


杰诺斯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会飞?感觉很方便呢。埼玉点点头,打断了杰诺斯的“表演”,说:“知道了。那我们回家了。”


“是的老师!我们回家!”杰诺斯笑着回答。


埼玉一拳击出,黑洞再次出现,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空间通道中。


宇智波斑:“呼,查克拉的气息消失了,看来那个怪物终于走了,我也可以继续实行我的月之眼计划了。咦,等等,十尾呢?”(一脸懵逼)


忍界众人: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拯救世界的光头的名字。


话说埼玉和宇智波斑说了那么久的话,怎么都没人打搅?


幕后的六道仙人长舒了一口气——“哎,为了不让这个乱入的强者对世界产生过多的影响,老夫在四周设下了空间结界。刚好十尾的力量也给他带走了,母亲也不会再复活了。”


六道老爷子真是深藏功与名啊。


于是,忍界得到了拯救,杰诺斯复活了,也变强了,可喜可贺,皆大欢喜!


宇智波斑:喂,还有我呢?


黑绝:呜呜呜,麻麻。


六道老爷子见宇智波斑这个儿子的查克拉转世被黑绝骗了还帮忙数钱,实在看不过眼,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暴怒中把黑绝揍了个半死,然后和千手柱间达成和解,约定了下辈子一起喝交杯酒,接着共赴黄泉。


(柱斑同死HE结局达成)